(全本)万古帝婿

2020-08-24 18:04

第9章

而此时此刻,在祖庙之内。

夜玄站在古旧的祖庙门口,望着祖庙上堂那座被香火熏得朦胧的雕像,愣愣出神。

虽然过了无尽岁月,但那尊雕像之上,依然存着浩瀚神威,让人心生膜拜之意。

在烈天大帝雕像的下方,存在着一个神龛,其中烟火缭绕,如云烟朦胧。

不知为何,那烟火好似要散去,但有随时凝在一起。

隐隐约约之间,形成一个‘夜’字,带着某种神性。

“你打算看多久?”

就在夜玄愣愣出神之际,一个苍老的声音在祖庙中响起,似乎带着一种不满。

夜玄回过神来,看向雕像之前,端坐在那的白发白须老者,不由微微一笑:“看到烈天大帝的雕像,想起了很多事。”

那白发白须的老者闻言,却是冷哼一声:“那是祖师爷他老人家,现在的年轻人怎么一点都不讲礼貌。”

夜玄笑了一下,倒是没有说什么。

见夜玄一动不动,邱文瀚脸色微沉,语气加重道:“来了祖庙,便要祭拜祖师爷,这是我皇极仙宗的规矩,你在那站了这么久,已经逾了规矩,还不来祭拜?”

“祭拜吗?”夜玄眼神游离,落在神龛那个‘夜’字上,叹道:“还是别了吧,我就是来看看,这就走。”

邱文瀚闻言,眉头缓缓皱起,浑浊的双眼紧盯着夜玄,缓声道:“对祖师爷不敬,可是要逐出宗门的大罪,你确定不拜?”

“真要如此吗?”夜玄道。

邱文瀚点头道:“必须如此,这是我皇极仙宗从古至今的规矩!”

夜玄耸了耸肩,缓声道:“等会儿若是出了什么事情,你能承担?”

这番话顿时让邱文瀚气笑了:“你这个年轻人说话真有意思,老夫镇守祖庙已有三千年,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话。”

“你能担保吗?”夜玄似笑非笑。

邱文瀚大袖一挥:“你拜就是,老夫在旁看着,出了什么事老夫担着便是。”

“行。”夜玄见邱文瀚不以为意,也懒得多说,走到烈天大帝的雕像之前,看了一眼之后,缓缓躬身,

轰————

当夜玄躬身的那一刹那,整个祖庙之中神芒无限,几乎要冲破祖庙而去。

紧接着,烈天大帝的雕像上,猛然爆发出一股吸力,将那磅礴神芒直接收入雕像中。

整具雕像,在这一刻显得平凡无比,其中的一丝神性似乎消失不见。

盘坐在旁边的邱文瀚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心跳仿佛停止一般,看着这位黑袍少年,他只觉得头皮炸裂!

他镇守祖庙三千年,从未见过如此场景!

刚刚那一刻,祖师爷雕像之上的那缕神性爆发到了极点,紧接着一下子回缩,消失不见。

这一切,邱文瀚都敏锐的察觉到了。

一时间,邱文瀚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

“停!”

“停停停!”

邱文瀚见夜玄还要往下拜,连忙是拦住了夜玄,一脸紧张地道:“别拜了,再拜祖师爷雕像要倒了!”

邱文瀚并未注意到,在他拦住夜玄的那一刻,神龛之中的‘夜’字升天而起,竟然是在烈天大帝雕像之上形成一个模糊的人影。

那仅仅只是一个背影,看上去有些消瘦,但却有着一股诡异而又恐怖的气息存在。

那个背影,只存在了眨眼时间,便消失不见,变成了‘夜’字回到神龛之中。

如果此时烈天大帝还在世,看到那一幕,必然会恭敬叩拜。

因为那个背影,代表着帝师之相,代表着烈天大帝的老师!

这一幕,夜玄却是清晰地看在眼中,眸中露出一丝感伤,但转瞬即逝,他看向邱文瀚,疑惑道:“不拜了?”

“不拜了不拜了。”邱文瀚连连道,看向夜玄的目光彻底变得不一样起来,热络地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来自那座峰脉?”

“我名夜玄。”夜玄不急不缓盘坐在蒲团上,思索片刻道:“应该是来自皇极峰?”

皇极仙宗作为烈天上国最强大的修炼圣地,分为九大峰脉,皇极峰正是九峰之一。

“夜玄,皇极峰?”邱文瀚呢喃一声,似乎觉得有些陌生,缓声道:“皇极峰是宗主所属峰脉,想不到你年纪轻轻,竟然已经入了皇极峰。”

夜玄摇头道:“严格说来,我不是皇极仙宗的弟子,我是皇极仙宗的姑爷。”

“姑爷?”邱文瀚愣了一下,旋即以匪夷所思的目光看着夜玄:“你就是和小幼薇成婚的那个傻子?”

邱文瀚惊愕不已。

“老头儿,你这话有点欠打知道吗?”夜玄斜了邱文瀚一眼。

这话若是让皇极仙宗其他人听到,只怕是要笑岔气。

邱文瀚何许人也?镇守祖庙三千年,哪怕是皇极仙宗宗主前来,也得恭敬喊一声邱师叔,夜玄倒好,竟然说邱文瀚欠打。

然而邱文瀚却是认真地道:“是老夫孟浪了,还望小兄弟勿怪。”

开什么玩笑,能在祖庙引起如此神迹的家伙,会是传闻中的傻子?

就算是!那也只是以前是!

 

现在、以后肯定不是了!

夜玄倒是没有真的计较,转而是问道:“你镇守祖庙三千年,对皇极仙宗当下局势可还了解?”

邱文瀚沉吟片刻,缓声道:“说实话,皇极仙宗自从九万年前那场震撼天下的大事之后,就一直处境堪忧。”

“九万年前?”夜玄心中微动,表面不动声色地道:“什么大事?”

邱文瀚愣了下,笑道:“你平时没事还是该多看书,这事都不知道,老夫与你说说吧。”

“九万年前,嫦夕女帝、牧帝双双登临帝位,执掌天命,双帝齐出,可谓是震撼天下。”

“嫦夕女帝、牧帝......”夜玄眼睛虚眯,是嫦夕和牧云这两个叛徒吗!

两人登临帝位,这事夜玄早就知晓。

当年他就是在两人登临帝位之后,才开启那场计划,然而在他封印那尊肉身之后,嫦夕和牧云却背叛了他,想置他于死地。

邱文瀚长叹一声,道:“双帝齐出之后,天下并未迎来盛世,反而是天地灵气迅速衰竭,进入到了艰难的末法时代,且不说其他地方,单论我东荒大域南域,现在还入世的大修士,少之又少。”

夜玄瞬间想到了什么,眸子一眯,闪过一抹冷冽寒芒。

这两个叛徒,难不成想要操纵他那具怪物肉身?!

邱文瀚并不知道夜玄心中所想,自顾自的说道:“我皇极仙宗本是威临东荒大域的修炼圣地,但却遭到镇天古门的忽然袭击。你大概不知道,双帝都从镇天古门走出,其中强者如云,远强于我皇极仙宗。”

“那一战,我宗惨败,最终被压回祖地,自那之后,我宗便一蹶不振。不仅如此,每隔三年,都要向镇天古门缴纳一份海量的修炼资源。”

“不管怎么样,我皇极仙宗起码还能执掌一方上国,未来也必然能重现昔日辉煌!”

邱文瀚收回心神,自嘲一笑道:“人老了,话就多了,小兄弟别太在意。”

“不过说句实在话,小兄弟,老夫非常看好你哦!”

说话间,邱文瀚目光灼灼地看着夜玄。

刚刚祖庙之中的神迹,让他想了很多,兴许是祖师爷看到了某种未来,而那个未来,可能就在眼前少年身上!

“镇天古门......”夜玄念叨了一遍,心中却是充斥着诸般疑惑。

 

双帝是他亲自教导出来的,什么时候从镇天古门走出了?

 

镇天古门又为何会攻打皇极仙宗?

 

这两个叛徒到底做了些什么......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