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极品学生

2020-08-23 15:04

郝种田不知道林志柔找他干什么,还以为是要批评自己呢。等他进门后,林志柔告诉他:“待会儿咱们搭伴回去,好吗?”

郝种田听了这话,立即就美得不行了,他心里暗道:“看起来,老师一定是喜欢我,才让我和她搭伴的。”这么一想,脑袋就像鸡啄米一样,使劲地乱点头。

林志柔看着他那个样子,噗嗤一声就笑了起来,接着说:“要是有人欺负我,你会帮我吗?”

郝种田一听这话,当即拍着胸脯子道:“他敢,我整死他。”

他这话把林志柔吓了一跳,但她却笑了,那好看的牙齿还有荡漾的眼神,让郝种田看得直了眼,林志柔起初没注意到,后来才发现郝种田的异常,她的脸一下就红了,赶紧低下头,掩饰自己。

郝种田一头扎进自己的座位,就开始收拾东西,罗阿妹和苗爽谁都没走,看到他这个样子,就急切地问:“什么事?”

郝种田说:“什么事都没有,就是要搭伴回家。”搭伴回家,这个词,罗阿妹没觉出什么来,但是苗爽却听着满是醋味,咬牙切齿地说:“真不要脸。”

大概是两个女孩子感觉到,自己遇到了强敌,所以,现在两个女孩子倒是站在了一起。

郝种田等着林志柔出来,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在一起,这一路上,郝种田充分明白了一个道理,好看的女生自己喜欢,谁他妈的都喜欢。无论走到那个地方,都有哪些**辣,**裸的眼神,齐齐地看向林志柔。

郝种田甚至看到一些五六十岁的老头,眼神都浑浊了,也毫不例外,直勾勾地看着林志柔,郝种田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觉得好生气,好吃醋,不由自主地骂道:“真不要脸。”

就在两个人走到转盘道的时候,在两个人前面晃晃荡荡站出来,两个头发染得花花绿绿的混混。其中一个站在了郝种田的面前,另外一个则拦住了林志柔。

他没有说话,先是用两个眼仁向上向左向右看了一番,随后用用舌头沾着根火柴棍从左边换到右边,这才把插在兜里的手拿出来,把火柴棍从嘴里取出来,终于说话了:“林老师,”叫了一声林老师,他的身体却又配合着前后晃了一下,似乎是喝醉了一般。

“哥们儿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有了郝种田在这里,林志柔似乎很是有底气,她高傲地扫了他一眼,说道:“闪开,别挡道!”

那个家伙似乎对这样的拒绝很有免疫力,嬉皮笑脸地伸手来拽林志柔。

郝种田一见着家伙真动手,早就按捺不住了,现在谁要是动了他的林老师,简直就像动了他的心尖子一样。他肩膀往前一靠,猛地就把挡着他道的那个家伙给撞开了。

随后,他就从腰里解下了钥匙链,在东北时候,这是他很趁手的武器。接着一步就蹿到了林志柔前面去,厉声喝道:“住手!”

刚才那个家伙,见郝种田岁数小,没有防备他,所以被他一肩给撞了个趔趄,现在,两个人见郝种田居然真要管闲事,就骂道:“小兔崽子,滚一边去,小心连你一块收拾了。”

林志柔一见两个混混一起逼向郝种田,就把郝种田拽到身后,道:“种田,咱不跟他们一般见识。”

“吆,看这样子,关系很亲密啊,看来她喜欢小的啊,喂,那小子,你尝到鲜了没?要是尝到了,就让给我们呗。”

林志柔听他们这样胡说八道,早就怒不可遏,她脸胀得通红,道:“不许胡说,他是我的学生。”

“老师和学生?那可是**啊,躺在一个被窝里,上下一起教,那可是太……”

“啪……”不等他说出下一句,郝种田就把自己的钥匙链甩了出去,在东北的时候,他惯常使用这个武器,所以很是有准头。钥匙链啪地砸在他的脸上,当时就见那家伙的脸“砰”地爆出了血点。

另一个家伙没想到郝种田还有这一手,就在那楞了一下,接着又往上冲,郝种田把钥匙链往回一带,那钥匙链就像长了眼睛一样,同样砸在了那家伙的脸上,“噗”的一下,他的脸也爆了血点。

钥匙链趁手又携带方便,但是他不致命,两个混混吃了亏,大是恼火,一起扑了上来,于是三个人就厮打在一起,滚在地上分不清谁是谁,林志柔吓得脸都变了色,在一旁扎撒着手,不知道怎么办。

就在这时,后面过来两个人,其中一个照着两个混混的**一人踢了一脚,厉声喝道:“起来,”

两个混混一看,原来是苗爽,立马就像撒了气的皮球,当时就蔫了,从地上爬起来,一溜烟儿跑了。

苗爽一声不发,把郝种田从地上拉起来,看到郝种田的脸也出血了,苗爽的脸色更难看了,罗阿妹则在旁边心疼地掉下了眼泪,而林志柔看到眼前一幕,也是有点吃味了,一生不吭地站在旁边。

原来苗爽在回家的路上越想越不对劲,就返了回来,跟在后面看个究竟,结果就看到有人纠缠林志柔,郝种田英雄救美的一幕。

苗女人看女人,什么都瞒不过,她知道林志柔不过是,想拽着郝种田给她壮胆,而郝种田却傻乎乎地真的出手打架,这种英雄救美的壮举给了另外一个女人,让苗爽很不高兴。

苗爽让几个人上了车,先是来到郝种田家门口停下,对林志柔说:“老师,您下车吧,我送我家郝种田去医院包扎,你一个老师去不合适。”

苗爽不愧是大企业家的后代,说话有骨头,有画外音,而且一句话就表明了,自己和郝种田是恋爱关系,你作为老师,别得瑟。

林志柔哪能听不出来?脸唰地就红了,一句话不说,就下了车。

大概是苗爽对罗阿妹有愧疚心理的缘故吧,她带着罗阿妹一起来到医院,两个女孩子一左一右,把郝种田从车上搀扶下来,紧紧地架着他,两个人的胸都有意无意地蹭着了郝种田。

因为两个人同时在,都想让郝种田看到,自己才是对郝种田最好的人,就比着赛地伺候郝种田,让医生们都羡慕得不行。

郝种田却一直惦记一个事,他问:“爽爽,我发现那些混混挺怕你的,你怎么那么厉害啊?”苗爽就不屑地道:“切,他们哪是怕我?他们是怕我爸。我爸是市里有名的企业家,是纳税大户,连市长见了我爸爸都眉开眼笑的。”

说到这里,苗爽又把一瓣橘子填到郝种田嘴里:“他在镇里就更不用提了,那些镇长书记的,还得通过我爸跟市长搭关系,去年公安局长过年都是在我家过的,那些混混知道,要是惹恼了我爸,给上面打个电话,他们在哪里过年都不知道。”

心中有愧的林志柔在家里也是心神不定,只担心郝种田,因为担心,就吃不下饭,干什么都没心思,脑子里全是郝种田,等郝种田从医院回来,林志柔赶紧跑过去,察看郝种田的伤势,手指轻轻地抚莫,还有那好闻的香味,直让郝种田陶醉。

小姨一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听说郝种田受伤了,大吃一惊,声严色厉地询问:“怎么搞的?”

林志柔脸上一红,刚要开口,郝种田就接口道:“没什么,两个小混混,想欺负我,被我收拾了,幸亏林老师碰到了,把他们教育了。”

小姨感激地向林志柔道谢,而林志柔心里明白郝种田自己往身上揽责任,就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脸竟然又红了。林志柔的羞涩,让郝种田看呆了,加上刚才他们身体挨得那么近,郝种田就有了反应,实在是难受得不行了,就给苗爽发短信,两个人摸黑来到坝上。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