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总裁驾到:娇妻不好惹

2020-08-22 18:04

L市市郊,破旧工厂。

天色阴沉,密密麻麻的细雨落地打湿了地上随意堆放的汽油桶。

工厂东南角一处破旧的封闭空间内,赫连浅浅正趴在地上奄奄一息,满身血痕,皮开肉绽,地上满是渗出的血迹。

大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赫连莎莎身穿大红色的超短裙,脚踩七公分的高跟鞋,一脸浓艳的妆容,只有在嘴角扬起的邪肆的笑容格外恐惧。

“泼醒。”狰狞的神色写在脸上,她命令道。

保镖上前毫不留情的将水泼过去,赫连浅浅被冰凉刺激到,全身颤栗着醒来,费劲的抬起头,当她瞧见赫连莎莎的存在的时候,心中安心了些,虚弱的笑笑,低声道:“莎莎,你来救我了。”

赫连莎莎鄙视的笑笑,微微蹲下道:“好姐姐,我来为你送行。”

话音刚落,赫连浅浅内心凛然一抖,心生滕然升起一股不安,逆着光,这才看清楚赫连莎莎脸上的神情,那是嘲笑和狠毒。

赫连莎莎拿过保镖手中的黄色液体缓缓靠近了她。

身为医师的赫连浅浅,她嗅到了那是硫酸的味道,惊恐、恐惧密密麻麻的席卷了全身。

“不要……不要……”赫连浅浅挣扎着后退,但已然来不及,赫连莎莎扒开塞子全部倒在了自己的脸上。

火热,疼痛,硫酸侵蚀皮肤的痛楚迅速席卷全身,赫连浅浅哀嚎一声,双手胡乱拍打着。

“我最讨厌见到的就是你这张倾国倾城的脸,我日日怂恿你,扮丑,扮傻,让你触及龙景烨的底线,好让他不断的讨厌你,让你失去了王宝凯,我还亲手杀了你的母亲,你的哥哥,还占有了你母亲生前的财产,我拿着属于你的钱在挥霍,抢了你的男人在消遣,你的一切都是我的,哈哈……”

赫连莎莎仰天大笑,整个人就像是从地狱爬出的恶魔一般。

赫连浅浅耳边不断回放着她的话,自己的一切都是她操纵的,她害死了母亲,害死了大哥,还故意让自己惹怒龙景烨……

倏地,她抬起头恶狠狠的瞪着赫连莎莎,视线触及她手中的黄色瓶子,赫连浅浅看准了时机劈手夺过,然后向着她的脸上泼了过去。

赫连莎莎猝不及防,双手捂着脸哀嚎着,硫酸侵蚀了肌肤,也毁掉了她的一切。

“杀了她,杀了她。”她哀嚎着。

门外忽然进来一个人,正是赫连浅浅拼了命追求的人马家庆,他依旧是那副温文尔雅的模样,但他进门后直接抱起赫连莎莎离开了,不曾看赫连浅浅一眼。

“原来……原来,一切都是你们的阴谋。”她趴在地上绝望,悔恨,恨意滔天。

保镖迅速的将那些汽油桶扔进了那间破旧的屋内,一个点燃的打火机扔进去,火势砰然燃起。

赫连浅浅不想死,她拼命的敲打着被锁死的门,但是火焰迅速波及了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火焰吞噬了一切。

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恨意滔天……

时空旋转,灵魂重叠。

L市医大毕业典礼上。

“快醒醒……”一个突兀的声音传来,紧随而来的疼痛叫醒了正酣睡的赫连浅浅。

她察觉到胳膊上的疼痛,急忙起身,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帅到惨绝人寰的脸,但四目相对,她察觉到那人眸中的冰冷几乎让自己恐惧到灵魂都在抖。

“龙景烨?”赫连浅浅诧异的喃呢出声,看向他的神情自然是百感交集,自己最愧对的便是他,只是,这张脸……

赫连浅浅的视线扫视一圈,最终确认了自己身在L市医大的毕业典礼上,一瞬间,前世的憋愤统统化作了低吼,她猛地闭上了一双眸子,再抬头已然是一片清凉。

重生了……

自己重生了……

回到了毕业那一年,那时自己还未对马家庆倾心,自己的母亲还没死,大哥还没死……

一切都是刚刚好的时间。

她薄凉的目光落在了正在台上款款而谈的马家庆身上,前世被硫酸烧身的痛楚仿佛仍然弥漫在四肢,心中的恨意翻滚着,就是他害的自己失去了所有。

还有赫连莎莎……前世的种种依旧在眼前回荡着,她倏地攥紧了拳头,浑身爆发出阴戾的气息。

龙景烨瞧见她的视线死死锁定在别的男人身上,仿佛有人触碰了他的逆鳞一般,俊朗的面容顷刻间阴云密布,薄凉的唇一抿,铁拳攥紧,整个人仿佛要毁天灭地一般。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