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落英华妃:暖夫如画

2020-08-22 09:03

许锦书看着被吓成这样的卓纤儿,有些好笑地笑出了声,拍了拍她有些激动的手,说了句:“哈哈是我自己想起来一些记忆。”

“锦小白,你这个大坏蛋,你不耍我,你会死吗?”

卓纤儿抹着挂在眼角的两滴泪,哀怨地瞪着许锦书。

许锦书看着卓纤儿,低声问了一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是你第一次开始昏睡的时候,那时候我和假和尚不小心听到了,东方锦与你小叔的谈话。”既然许锦书已经知道了,卓纤儿也不再顾虑,说了出来,只是忽略了一些细节。

“这样啊!”

“恩恩!”卓纤儿如捣蒜般点了点头。

许锦书看着卓纤儿那可爱的模样,嘴角挂起一抹淡淡的笑。

“我能问一个问题吗?”卓纤儿眨着眼,低声说道。

“什么问题?”

“如果要你在东方锦与你小叔,这两个人之间选择一人,你会选择谁做你的良人?”卓纤儿紧张地看着许锦书,等着她口中的答案。

卓纤儿她不知道,有个人更想知道这个答案,就是在暗处站了不知多久的东方锦。

许锦书静静地看了一眼卓纤儿,又在脑海里想了想她提出来的这个问题,心中也在想着,如果真得要选择的话,她会选择谁呢?

“你会选择谁?”

卓纤儿紧张地重复一遍问题,她太想知道了许锦书口中的答案,虽然通过刚刚的谈话,东方锦的可能性很大,但是总有那么一两个意外,所以从本人的嘴里说出来是最实在的答案。

“这种没有发生的事,我不回去做出答案。”

许锦书的回答让卓纤儿失望至极,兴致蔫蔫地趴在桌子上,对嘟着嘴,脸上的表情很是不满。

躲在暗处的东方锦听到这个答案,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倒是在身旁的东方瑞替他摇头,惋惜道:“还以为能听到什么好的答案,没想到却是这样的答案。”

“这个答案也挺不错的。”

东方锦转眸对着替他惋惜的东方瑞说一句那,便笑了笑走出暗处,向着许锦书的身边走去。

东方瑞理了理的鬓角,嘴角挂着有些轻浮的笑,眼神却像一个狐狸一样,闪着狡诈的光芒,低声道:“是,是挺不错的答案。”

对于东方锦这个答案真心不错,虽然没有那个选择他来得更高兴,却比那个选择许皓凌的答案,来得舒服,至少这个答案他是有希望的。

“你们谈完事了?”卓纤儿突然坐直了身子,看着走过来的东方两兄弟,随口问了句。

许锦书看到卓纤儿坐直身子的时候,她便转过身子,便看到东方锦朝着她走了过来,将她从石凳上扶起来,又脱下外衣披在了她的身上。

“饿了吧,走去吃饭。”

卓纤儿把东方锦的一系列动作都看在眼里,她还发现这个冰冷男看着锦小白时,那双淬了冰的眸子,居然带上了笑意。

“别看了,人走了,很羡慕?”

东方瑞来到卓纤儿的身边,伸手给她披上他的外衣,将她圈入怀里,向前院走去。

“才没!”

“也是,我也很体贴。”

“小纤儿,今晚你就和你的好姐妹住一个房间,我与七弟有些事要忙。”东方瑞说这话的时候,那表情那叫一个痛心疾首,语气带着几分哀怨、忿恨。

相反卓纤儿脸上欣喜若狂,激动地抓住许锦书的胳膊,要不是看着她那无风无波的眸子,恐怕现在早就抱着她跳起来了。

东方瑞看着卓纤儿那高兴的样子,脸上虽然苦着,眼神幽怨,但是心里却十分觉得好玩。

“锦小白,难道你不高兴吗?”卓纤儿的喜悦被许锦书那冷淡的样子浇灭了,幽怨地问了句。

“高兴。”许锦书没有任何喜悦地说了句。

“你敷衍我。”

“没有。”

过了一会儿,金小东拿着两件披风走了过来,分别递给许锦书与卓纤儿。东方两兄弟在她们说话期间,已悄悄离开了,将这里留给她们两个人拌嘴。

“锦小白,东方锦刚刚的话,你真的没有被感动?”

卓纤儿有些好奇许锦书到底是怎么个想法,虽然她承认了对东方锦的感觉不同,但是却并没有承认喜欢与否,如今又是这样冷清平淡,不知何意。

许锦书淡淡看了一眼卓纤儿,接过金小东手上的披风裹在身上,又将另一件披风扔给了卓纤儿,也不介意金小东在场,淡淡地回了一句:“感动什么,这样做并没有什么值得感动的。”

卓纤儿稳稳接过许锦书扔过来的披风,也将它裹在身上,开始向她分析起东方锦:“东方锦那么细心,怕你着凉就让小东去给你拿披风,而且还给我也拿了一个,这样一个爱屋及乌的好男人,挺不错的,虽然人是冷了一些。”

许锦书只是淡淡看了一眼卓纤儿,对她说出的话没有做任何回复,而转眸看向金小东,说:“小东,你去帮我那些热茶与点心到后院来。”

“是夫人。”金小东对于许锦书刚刚的话并没有什么想法,依旧讨喜一笑,转身走做许锦书吩咐的事。

许锦书看着离去的金小东,也不理会卓纤儿,转身向着后院走去。

“喂,你个死锦小白,等等我!”

卓纤儿看着先一人走去的许锦书,气得跺了下脚,跟了上去

一阵晚风吹过,风中带着浓郁的花香,让许锦书的鼻子有些不适应,停下脚步,站在后院的拱门前,紧蹙着眉头,看着随风飘来的一些花瓣。

“怎么了,锦小白?”

卓纤儿看着突然停下来的许锦书,有些疑惑看着她那紧皱的眉头。

“这花太香了,有些刺鼻。”许锦书一只手遮住鼻子,眉眼皱起,清冷的声音多了丝疑虑。

卓纤儿伸出鼻子,在空气里嗅了嗅,的确,这花太香了,但是并没有像许锦书说的香得刺鼻那么严重。

“是很香,但是没你说得那么严重吧。”

许锦书白了一眼卓纤儿,伸手抓住一片风来的花瓣,放在鼻尖细细闻了闻,心里突然升起一丝不安来。

“晚饭前的时候,这里的花香很淡,站在这里我们根本闻不出来。”许锦书将手里的那一片花瓣丢去,低沉地对着卓纤儿说道。

卓纤儿听到许锦书的这话,也不再计较她刚刚的白眼,凑到她的身边,一脸疑问地看着她,问了句:“这花香怎么会一下子如此的香,不会是有毒吧!”

卓纤儿最后的那三个字,让许锦书心神一愣,并不是说因为卓纤儿猜中了,而是想到了一种可能性,她连忙向着那棵雪月桃跑去。

卓纤儿看着许锦书有些慌张跑进去后,她也连忙跟了上去,想要问问许锦书发生了什么。

烛火、月光相交融下的一树繁花,变得越发血红,散落一地的花瓣,就像是一根根血管崩裂,流动出来的鲜血,在昏暗灯光的陪衬下,显得那样诡异、魅惑。

卓纤儿来到许锦书的身旁,看着这一地的红,心里有着说不出的震惊,她有些心惊地看向站着不动的许锦书,那双清冷的眸子染上了一丝恐惧,吓得赶忙伸手拉了拉她的胳膊,呼唤着她:“锦小白、锦小白、锦小白你怎么了?”

许锦书看着地上那抹妖异的红,愣怔了很久,才转眸看了一眼卓纤儿,拍了拍她的手背,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没事,只是觉得这种景像很难得。”

“锦小白,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你知不知道,你快把我吓死了!”卓纤儿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甩开许锦书的手臂,大声地责骂着。

许锦书自知是她刚刚的样子吓到了卓纤儿,仍由卓纤儿骂着,只笑笑不再还嘴。

卓纤儿骂够了,想起刚刚许锦书的样子,还是很不放心地看向她,话里带着一丝逼问的语气:“锦小白,你说实话,你刚刚到底怎么了,你在害怕什么?”

许锦书看着卓纤儿那双写满势在必得的眸子,依然明白了,今天她要是不交代出个所以然,卓纤儿时不会放过她,会一直缠着她,想到这,她无奈地叹了口气。

“只是回想起了一些不好的片段。”许锦书抚着眉心,轻揉了揉,很平淡又很简单地解释给卓纤儿听。

卓纤儿皱着眉头想了想,一脸不相信盯着许锦书,又疑心地问了句:“是什么不好的片段?”

“一些小时候的记忆。”

“小时候?”卓纤儿微微一愣,眼睛转了转,又问了许锦书一句,“你想起了你小时候的记忆了?”

许锦书摇了摇头,看向卓纤儿,嘴角挂起一抹苦涩的笑,说道:“没有完全想起,只是想起了一些零碎的片段,却没有任何连接的片段。”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阵狂风扑面而来,后院中所有的烛火被吹灭,银色月光下,狂风卷起满地落花,包围住许锦书与卓纤儿的。

许锦书拉着卓纤儿,一只手挡在眼前,眯着眼从指缝里观察着这场风。这风来的有些蹊跷,这风来应该波及面很大,可是她透过一些缝隙看去,发现这场风只在后院内。

没有过很久,这场风便停了下来,但是许锦书与卓纤儿的周围却多出了一群人,他们个个带着骇人的面具,将她们两个人团团围住,拿着锋利的剑直指她们。

卓纤儿十分害怕地抓住许锦书的胳膊,颤抖的身子紧紧贴着她,瞳孔紧缩,瞪着突然出现在她们四周的人。

许锦书虽然并不像卓纤儿那样害怕,清冷的眸子也只是微微一闪,但她手心里还是出了不少冷汗,可以看出她是在强撑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