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夫人她真的没想惊艳朝堂

2020-08-22 06:03

“你们两个快些,将她抬到乱葬岗去!不要在这里碍眼!”女人的声音尖锐刺耳,在颜婉兮听来,就像是那破锣嗓一般,难听至极!

“姨母,我姐姐她还没死的……求求您找个大夫给她看看吧……”男孩带着哭腔的声音,虚弱无比。

“呵,看大夫?你有钱吗?没钱还想要看大夫?倒真是想的美!”那难听的声音继续说着。

颜婉兮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在犯疼,而且身子好似不受控制一般,在晃动着……她慢慢的睁开眼……

入目的是一张黝黑肥硕的脸庞,上一刻还在笑着,下一刻却像是见了鬼一般,“诈……诈尸了!”

颜婉兮被喷了一脸的口水,她不由的闭上眼睛,然后就发现整个人失重往下,好在这个高度离地面不远,她紧紧的将自己的头护着,这才没摔着。

她抹了一把脸,这才看着眼前的人,两个男子高大壮硕,都穿着麻布衣裳,一头长发都长带束着,其中一个就是刚才喷她一脸口水的人。

他们身后站着一名妇人,三十几岁的样子,身上的衣裳看着华丽异常,长得倒是好看,只是一脸的尖酸刻薄,颜婉兮脑中突然就闪现出‘雪姨’的影子。

颜婉兮的脚边还跪着一个小男孩,小男孩看起来也不过七八岁的年纪,衣裳上满是灰尘。

她记得自己是在给人看风水啊……这是怎么回事?

颜婉兮本想开口问一句,脑中却犹如走马观灯一般,记忆涌潮……

原来,此女的名字跟她一样也叫颜婉兮,她本是这梅花镇颜家的女儿,这颜家是商户,却因颜父在外做生意,不慎在回家的途中遇到匪徒,被刺杀身亡,至今尸首都未找到。

颜母听闻此噩耗,整日以泪洗面,就在一个月前也随之去了。

只剩下原主颜婉兮跟弟弟颜清扬相依为命,母亲临走之前将姐弟俩托付给了她的妹妹余氏。

余氏看上了他们家的房子,也就答应了,将姐弟两接到他们府中,想着要将他们家原先住的房子给卖掉,却不曾想,颜母还是留了个心眼,将地契给原主收好,说那不论如何都不能交于她姨母,而要她自己好生收着,那是救命的钱财。

只可惜,原主也因为母亲的去世太过伤心,竟是病倒了,余氏因着原主不肯将那地契拿出来,而很是记恨她,所以竟在原主病了后也不给她找大夫,就这样让她拖着,最后将原主拖死了,此时就是想要将她抬到乱葬岗去丢了。

只是,颜婉兮记得她还在给那老人家看着那屋子的风水,正发现有些异样,就见一道白光,然后……她就这么接手了原主的身子了。

“姐姐,姐姐,你终于醒了!太好了!我跟姨母说你没死,可是他们都不信我……呜……”小男孩见她醒了,往她怀中扑了过来,埋头在她怀里小声哭泣。

颜婉兮见状,心头一紧,伸手将他抱紧,张了张口,声音有些沙哑的道:“清扬不哭,姐姐没事了。”这是原主的弟弟,颜清扬。

“你……你你你……你不是死了吗?”这时候,身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正是余氏原主的姨母。

她正惊恐的看着坐在地上的颜婉兮,身子微微颤抖着。

“我还这样年轻,要死也是您先,姨母。”颜婉兮冷冷的朝她望去,那眼神凌厉似剑,看得余氏哆嗦得更厉害了。

此时,方才那正要将颜婉兮送至乱葬岗的两人,已经吓得失声喊叫:“鬼啊!”

余氏显然也是吓得不轻,但是抬眼看去,见到颜婉兮在阳光下还有一道影子,这才镇定了下来,转头骂道:“没用的东西!看清楚点,有影子的!没死,不是鬼!”

两人闻言,这才望去,见颜婉兮身边确实有一道影子,这才松了口气。

余氏此时也才回过味来,刚才这死丫头是在说她老!

“颜婉兮!你这死丫头,当真是没教养,我可是你姨母,你竟然敢骂我!”说着,就要上前打她。

只是,颜婉兮哪有那么笨,就这般让她打,她反应很快,就在她说完刚才那句话的时候,她已经将颜清扬一把拉了起来,自己也踉跄着站住。

她可是二十一世纪的风水师,看相占卜、趋吉避凶、抓鬼化煞、寻龙点穴,她统统都会!最重要的是,她还能将天地灵气化为自身的灵力。

只是,这具身子太过虚弱,一点灵力都没有,就只能靠蛮力解决了。

“你这死丫头,看我不替你母亲教训教训你!”说话间,余氏已然来到她跟前,抬起手就要往颜婉兮的脸上扇去。

却被颜婉兮一个抬手,将她手腕给扣住,“呵,姨母还真是好笑,我母亲让你照顾我们姐弟俩,你倒是没有听清楚。倒是她何时让你教训我们?”

说着,她一个用力,将余氏的手腕一掰,她的手整个就折了,疼得余氏惨叫起来:“啊啊啊,你,你这死丫头,来人呐,快!快将她拿下!哎哟我的手!”

颜婉兮狠狠的将她甩开,那两个刚才要将颜婉兮送去乱葬岗的男子,本是想要上前将颜婉兮给制止住的,却见到颜婉兮那冰冷的目光,他们顿时就蔫吧了,完全不敢上前。

他们刚才可是看得真切,这颜姑娘不过一瞬便将他们主子的手给掰断了,有些吓人。

颜婉兮此时却是咬着牙,忍者胸口的那股不舍,刚才打余氏太过用力,导致她有些气血上涌,差点就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好在她掩饰得很好,这才没有直接就吐出血来。

她看都不看余氏一眼,只是拉着弟弟的手,轻声道:“走,我们回家。”回的,当然是他们自己的家里。

余氏手被颜婉兮掰断,此时正疼的龇牙,本想要让两个家丁上前将她拿下,却见两人已经躲远,无奈只能自个儿破口大骂。

“没教养的死丫头,你给我等着!那房子迟早都会是我的!不信我们走着瞧!”余氏的声音不依不饶。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