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炮灰嫁给了她的谢先生

2020-08-21 21:04

莫鸯鸯松了半口气,立刻道:“对,说的没错……”

“我听街口卖油条的王阿婆说,像这种看起来斯文儒雅,长的好看的男人,最会骗人了……”

电视上给了谢西泽一个特写,好看到让人尖叫。

辣条:“你被骗过?”

莫鸯鸯想哭,她没有被骗过,她被“追杀”过。

她摆手:“没有,怎么可能,你妈妈这么冰雪聪明的人,怎么可能会被骗呢。”

辣条给她一个白眼:“呵呵……”

我信你个鬼。

“你没被骗,我哪儿来的?”

莫鸯鸯捂住心口,太特么扎心了,鹅子的问题,个个要命。

她认真道:“你爸爸是很好的人,就是……死的有点早。”

辣条小肥手一摊:“看,被骗的生了孩子,还帮他说好话。”

莫鸯鸯……

这个话题不能聊下去了,她转移话题:“不聊这个了,你不喜欢他,什么看他新闻?”

“我看新闻说他超级有钱……”

“哈?”

辣条头歪着头奶声奶气道:“我想跟他一样有钱,最好比他还有钱。”

莫鸯鸯第一次从儿子口中听到这样的话,“为什么呀?”

辣条看向莫鸯鸯:“给你开个大酒店,这样你就不用做饭了,省得整天笨手笨脚老是受伤。”

孩子黑白分明的眼睛,清澈透亮。

哪怕他的确早熟,的确聪锐,可他心里依然是个关心妈妈的孩子。

莫鸯鸯心头滚烫,眼睛微微泛红,她笑眼弯弯:“好啊,妈妈等你呀。”

莫鸯鸯在最困难的时候,认识了一对开小餐馆的老夫妻。

夫妻俩无儿无女,起初莫鸯鸯只是帮忙打工,为了养活自己和儿子。

后来辣条慢慢长大,他实在太可爱,又太会懂得讨人欢喜,夫妻俩对他简直像看自己的眼珠子一样。

已经到了,完全离不开辣条的地步。

现在小餐馆现在交给莫鸯鸯打理,她给老夫妻养老。

莫鸯鸯改了姓氏跟他们姓韩,有了户口。

辣条的大名,叫韩蔚蓝。

生他的那天,天气特别好,天空蔚蓝如洗。

莫鸯鸯笑眯眯问:“宝宝,帐算好了吗?时间不早了,该洗澡睡觉了。”

辣条不屑道:“切,早给你算好了,等你,要算到明年吗?”

莫鸯鸯一脸伤心:“妈妈真的很笨吗?”

辣条犹豫了一下:“也还好吧。”

莫鸯鸯脸上阴转晴,笑道:“睡觉,明天歇业回家去看爷爷奶奶。”

“好。”

今晚盘点本周的营业额,莫鸯鸯将辣条接到了店里,自从三岁开始,店里的账目都是他在算。

小店楼上有个小隔间,莫鸯鸯偶尔会在这儿过夜。

检查完门窗确定锁好,她带着儿子上去。

半夜,莫鸯鸯睡的迷糊隐约听见,楼下传来异动。

她一下惊醒,有人进来了。

莫鸯鸯心头生寒,不敢开灯,立刻抱起睡在自己身边的辣条,将他塞到唯一能藏人的床下。

辣条迷迷糊糊,天真的小脸此刻终于没了白天的早熟,他软软叫一声:“妈妈……”

上楼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莫鸯鸯捂住辣条的嘴,低声道:“辣条乖,藏在这儿不要出来,帮妈妈报警。”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