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我不想成仙

2020-08-21 18:04

第七章认仙祖当孙子?

三个月后,Z区之中,喧闹的大街上,人群熙熙攘攘,仅有的几座纸张图书馆里,一名少年抱着一本图书对着身边的中年男子大声喝到:“这里是图书馆,别大声喧哗,要泡妞去别的地方。”

男子正在跟旁边座位上的小姑娘搭讪,小姑娘可爱的脸上有点无奈,第一次偷偷出家族也没带着保镖,竟然碰到这样的事,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大略应付着。

男子正准备进一步邀请时,忽然被少年吓了一跳,待看清眼前之人是个不满二十多少年,直接大声骂到:“你是谁,管的着老子,找死是吗?”

听到死这个字,少年顿时眼前一亮,才说一句话就要别人打死,书上说的果然有效,少年又说了一句书上的装逼句子。

“你打死我好不好,要不打不死我你就别比比。”

语气之诚恳,眼神之急切,无一不透露中是真的想死。中年男子算是知道今天是碰到找茬的了,骂了一句神经病就匆忙离开了。

还剩下做着的小姑娘林月,脸上带着几分感激,她以为少年是为了帮她才说出这些话。望着眼前帅气的少年,越看越完美。她林月好像是恋爱了,林月越想越复杂,双眼冒着桃花,红着脸说道:“谢谢你,不知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并没有理会林月,自言自语的翻着书籍:“语气还有待改善。还应该在狂一些,应该才说一句话,就能让别人要打死我那种语气才好。”

少年正准备再去换一本书时,一个老者拄着拐杖走到少年身后,用满是皱纹的手给了少年一个栗子,少年转过生来:“小辈,你干什么,別打搅我看书。”

“别叫我小辈,我在说一遍,我是你干爷爷孙子,人家小姑娘问你话。”老头就是这个图书馆的馆长,平日里火气也是极大,虽然拄着拐杖,不过声音浩亮吸引了图书馆所有人的目光。

“那你也别叫我孙子,说了多少次本仙的年龄比你祖宗还大。”自动省略后半句,玄阳感到一脸无语,没错,这名少年就是离开遗址的玄阳仙祖,三个月前他离开遗址,准备先去找个地方居住,以后在慢慢寻找找死之法。

但是就在玄阳投宿时,他碰壁了,出再多的钱也没有‘客栈’让他住宿,因为他没有身份证。

让玄阳没想到的是,没想到现在的人从出生就会有一张身份证,没有身份证什么都办不了,当然修仙者另算,这事玄阳自然是不知道,他连身份证是什么都不知道。玄阳现在的身份就是普通人,而且还没有身份证,他就没法住宿,难道他玄阳仙祖一出世就要睡大街?

好吧,当天晚上玄阳确实是大街上睡着的,这些细节玄阳并不在意。

至于修为嘛,虽然相信自己的掌控能力,不过已经过了亿万年,他的心性也改变了太多,或许现在的他更像是个普通人。玄阳怕自己万一仙力一泄露整个Z区就会变成废墟,所以他自封了修为。

然后第二天,玄阳就在Z区开始耍开了,全是稀奇古怪的小机器,玄阳算是长了见识,很快到了夜晚,玄阳心想我堂堂一仙人,怎么能睡两天大街那?

然后,他又倒在了大街上。不过这次不是睡着,而是使用秘术时光回溯的副作用,晕倒七天不省人事。

等到玄阳醒来时,自己却躺在床上,一名慈眉善目的老人笑眯眯地看着玄阳,老人的语气中自带几分温和:“孩子你醒了,我看你倒在了我图书馆门前就将你拖到我的房间。”

事实证明,人在第一次见面时脾气都是极好的。

玄阳原本想给馆长点钱就离开,谁知馆长以玄阳身体虚弱为由硬是不叫玄阳离开,几天后馆长了解了玄阳的一部分情况,当然除了自己是仙人,还沉睡了亿万年的事玄阳没说,每多了解一点,馆长多心痛一点,到最后......

“无父无母,连身份证都丢了,还睡大街睡过棺材,连衣服都是捡的别人的?可怜的孩子,正好我也孤身一人,没有后代。以后你跟着我吧,你就叫我爷爷,爷爷管你饭吃,管你钱花。”老人热泪盈眶拉着玄阳的手,更是不让玄阳离开了。

被眼前这个普通人拉着的玄阳不知该哭还是该笑,按照自己说的情况老人的做法确实也对,不过再怎么想玄阳心里也挺硌应。

他堂堂一仙祖被一个普通人拉着还非要当自己爷爷,这要是传出去他玄阳仙祖的威名何在,可惜经过了亿万年的时光,最后一个认识玄阳的人也刚刚投胎转世了,不过这传出去也不好看啊。

玄阳也可以直接抹除馆长的记忆,但就冲馆长照顾了自己七天,玄阳也不愿意将馆长的记忆消除,这就有点难办了。

以这几天玄阳对馆长的了解,要是自己突然消失的话,馆长说不定会难过的直接昏死过去,另外还有一件事让玄阳不能离开。

自己还没有身份证,而且玄阳也不想再睡大街了。还有就是因为自己的葬地,所有人都死亡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死了近千名强者直接让Z区的高级战斗力下跌了四层,吐血暴怒,命令整个Z区开始戒严。

还有就是自己对这个世界还不熟悉,恰好这个图书馆不是不是寻常的虚拟图书馆(因为方便,虚拟图书馆早已取代寻常图书馆。不对,由于科技发达的原因,图书馆早已没落。),而是特别稀少的纸张图书馆,这里对于玄阳来说代沟还不算太大,起码他生活的那个时代也是有纸,有书籍的。

然后玄阳就暂时在这个图书馆生活,至于当孙子这事。

逼死他玄阳也不会愿意。

当然他也十分想死。

然后馆长叫玄阳孙子,玄阳就喊馆长小辈,虽然有些不正常,以两人的视角来看自己做的也没错,但以对方的视角来说这也太不正常了,两人为此事天天斗嘴。

随着两人慢慢熟悉后,馆长的脾气也恢复正常,脾气是极其暴躁。

玄阳仙祖又发现一条真理:人要是玩熟了就会恢复原本的模样。

然后就这样过了三个月,玄阳也变得越来越向正常人。他再也不会因为空中列车启动底层发出红光,认为是着火而将这个列车冰冻;也不会看见一个3D虚拟人物就看成是一个灵魂,而将它超度;更不会因为一个在他看来是铁疙瘩的机器人与他对话而震撼异常。

玄阳才知道,现在的‘马车’不需要灵力也能飞行;原来没有器灵的武器也能根据智能星片做出各种选择;灯光也不在需要火焰;太多太多的事让玄阳感到好奇。

玄阳还特地去看了Z区的守护神无畏者,看完后玄阳震惊了,这个重达亿吨的铁疙瘩(无畏者)只要由几百个低级先天修士操作散发出的威力就能堪比一个化神修士,这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是修真奇迹。在玄阳的记忆里一百个元婴也打不过一个化神,修为在这里摆着,一重修为一重天。相差一个大境界,说不定一百个元婴可以利用人海战术耗尽化神的灵力,但绝对杀不死化神。

除非你是神的宠儿,不然绝不可能越一个大境界厮杀,这一点玄阳深有体会。

玄阳空白了亿万年的记忆也被许多历史书籍填补,玄阳现在也会使用简单的使用电脑。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本仙活了亿万年还未见过如此逆天之物,当他得知这只是最普通的电脑时。

玄阳仙祖,世界上最后一位仙人,数十万仙仆一族的守护神凌乱了。

这个科技修仙时代将他的心境一次次撕破,玄阳寂静已久的心逐渐活跃,从沉睡中苏醒后,他就不再是那个波澜不惊一心寻死的玄阳仙祖。有时候他竟然会想先将所以稀奇古怪的科技玩一遍再死也不迟(当然本书还是以找死为主哈)。

不过当玄阳知道现在的科技到达巅峰,不过是武器科技到达巅峰,寻常物品还是这个母星没有融合时所使用的。

玄阳又恢复了平静,对这些科技有了几分不屑。无论什么时候,战争厮杀才是催化剂,以前是现在也是。

这才是永恒不变的,玄阳自嘲到,以前他也是为了利益经历了无数次厮杀,但所有人都是这样,谁也改变不了,那怕是他——世上最后一位仙人,也不能改变这些。

欲望遮蔽了人的眼睛,不过确实人先自愿的,那怕死也在所不惜。

脑海中又不禁浮现了仙仆一族,他们才完美无瑕,是天使。只有这群家伙可以打破贪婪,没有利益,只是单纯的守护自己。

想到这里,玄阳又不禁想的墨,那个最后一代的大祭司投胎了没有。

“孙子,干孙子,被乱想了,那个姑娘都走了。”

看着正走神的玄阳,馆长也是一阵无奈,这小子怎么做到的,听不见别人说话。林月红着脸给馆长说了一下事情经过,不知说到了什么,馆长的脸上就开始出现那种看孙媳妇的表情,羞得林月急忙找个借口离开。

馆长从西服胸口拿出一支钢笔一片白纸,双手颤抖着写下来一段话,将白纸折叠塞进玄阳手里的书籍中转身离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