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从未深情何以言爱

2020-08-21 18:04

他说着,身子也钻入了被窝里,贴近了几分。我紧张了起来,然而他真的和之前答应的那般,没有其余的动作,只是静静地抱着我。

他环着我的腰,一切都是那么安静,我甚至能听到他连绵的呼吸声。

渐渐地,我似乎听不见窗外的雷鸣了,我缓缓地闭上眼睛,为视野盖上了一片黑色。

第二天,我醒了过来,睁开眼,闯入眼中的是一张放大版的俊脸。

男人还在沉睡,他的眉眼平缓,没有白日沉淀出的冷淡,反而带着一种异样的乖巧,竟是让我一时间晃了眼。

倏然,他的睫毛颤了颤,接着睁开眼睛,对上了我端详的目光。

“很好看?”陆君勋的唇角勾起,那戏谑而又调侃的笑容,竟是沾染了曾经的影子。

我的脸一红,伸出脚,一脚将他踹下了床!

陆君勋滚下了床,接着狼狈地爬了起来:“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恩人的?”

“自作多情。”我不甘心地吐了吐舌头,掀开被子,想要爬起,却忽然感觉到一片凉飕飕的。

我低下头,我的睡衣是一件过膝的衬衫,而眼下,衬衫的领口不知道何时被扯开了,暴露出大片的白皙于细腻。

我的脸上一热,连忙捂住了胸口:“看什么看!色狼!”

看着这个男人直勾勾的眼神,我真的怀疑就是他趁自己睡着的时候扯开了我的衣领口!

然而陆君勋的脸上没有半分羞涩,反而坦荡的很。他站了起来,理了理衣襟,从头到尾都是慢条斯理的,俨然一副贵族样:“你收拾一下,等下我带你出去。”

说完,他就留下了一道逐渐离去的背影,独留我在原地咬牙切齿。

我走下床,洗漱完,换上了一件淡粉色的长裙。裙摆的边缘用金色的线绣出了几朵含苞绽放的蔷薇,勾勒出道道涟漪。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面目清秀而又温婉,一夜的睡眠扫去了悲剧带来的憔悴。

至少,现实并没有彻底压垮我。

吃完早饭,我和陆君勋离开了别墅。在陆君勋的帮助下,我找到了一间单身公寓,暂时定居了下来。

即使气愤这个男人,对于他的帮助,我还是表达再三的感激,送走陆君勋后,我刚想要回房间,却被一只手给拽住了。

我回过头,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

“袁世温?”我惊呼出声。

他怎么会在这里?

一天不见,袁世温原本还算俊俏的脸上增添了几分苍老,一头头发也变得乱糟糟的,灰头垢面,失去了曾经的神采。

我心觉不妙,迅速掏出手机拨通电话,却被他给打飞了!

“**,**!”袁世温一把拽住我的头发,几乎要扯破的我的头皮,“结了婚还勾引别的男人,如果不是老子跟踪你,老子就被你戴了绿帽子!”

我咬紧牙关,一脚踹上了他的**。袁世温惊呼出声,连忙松开了我。

“你跟踪我?”我冷笑着,“看来你也不怎么要脸嘛。”

“你少给我废话!”袁世温的表情越来越为疯狂,他按住了我的手,将我死死地压在了墙上,“老子就说新婚那天你怎么扭扭捏捏地不肯让我碰,原来早就不是处女了啊!”

我的脸色一白。

“不过现在想想,结婚那么久我还没有碰过你,真是可惜了。”袁世温伸出舌头,贪婪地舔了舔嘴唇,“你的脸也不差,就是不知道,活有没有欣爱好……”

他说着,一双手缓缓伸向了我。

“不要!”

我尖叫出声,然而没有人阻挡着一切,只听斯拉一声,我的衣服被扯碎,露出了里面性感的内衣**……

肌肤暴露于空气之中,冰凉裹上了我的躯体。

灯光洒落在我的身体上,似是为那白皙的细腻裹上了一层淡色的光芒。只是,这种场景,无疑增添了男人眼中的罪恶。

“不要动我!”我颤抖着嗓音,“你信不信我报警!”

“你报啊!”袁世温红着眼,他的手并没有停下,“我告诉你,我们可是夫妻,这是婚内义务,合法的很!”

面对男人流氓式的话语,我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他大肆地抚摸着我的身躯,恶心的触感让我的肠胃开始翻腾。看着那张愈来愈为丑陋的脸,最终,我的心里一片死寂。

没有人会来救我的。

“砰!”

我的身上骤然一轻,压着我的男人竟然飞了出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