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陈重云清依是什么书 陈重云清依免费章节

2020-08-21 06:00

医武傲婿

推荐指数:10分

《医武傲婿》中主要人物有陈重云清依,是作者包租公最新创作,正在掌中云火热连载中。全文讲述了一代医武世家,被外家奴仆所害,分崩离析!唯一幸存的陈重,却也沦为童养婿,受尽白眼!一朝觉醒,重掌山河!

《医武傲婿》 第22章 十万火急 免费试读

神医!

整个病房里,楼道里,顿时一片尖叫!

“神医!”十几个病人家属,还有一大群护士医生,潮水般的涌了过来,把陈中亭围的水泄不通。

实在太激动了!

他们有些患病多年,不堪病痛折磨,甚至萌生过寻死之念;有的亲人病重,看遍了无数医院,却始终找不到治愈的办法。

现在不一样了!

就在几分钟前,他们亲眼目睹了奇迹的诞生,陈中亭,这位不显山不露水的济世堂老板,只用一副汤药,亲手治愈了傅向东的“臆幻症”,足以位列名医榜,而且排名肯定非常靠前!

“陈神医!”一名患者家属激动难掩,忍不住涕泪交加:“救救我父亲,他得的是‘后天脑垂症合并语言障碍’,话都说不出来,已经卧病在床十五年了!”

也有的患者喜极而泣:“陈神医,你看看我的后背,一到阴雨天就痛痒难忍,平时奇痒钻心,国内外的大医院都检查不出毛病,你也一定要给我治好啊!”

“大家都让开!”另一名肥头大耳的患者家属,把周围众人全部推开,对着陈中亭连连鞠躬,“陈神医,我先前就已经联系了电台记者,让他们把这边儿的情况宣传出去。您是一代神医,一定要把您的事迹发扬光大,您医术通神,是病人的大救星!”

陈中亭满脸谦虚,刚要开口。

哗啦啦!

病房外面的走廊里,一阵无比密集的脚步声突然响起。

“陈神医!”几十名媒体记者一涌而上,把堵在门口的护士医生全部推开,争先恐后的挤进了陈中亭身前。

甚至还有十几位年事已高的老者,衣着打扮显然极为不俗,身后带着魁梧保镖,同样跟着人群挤进了病房。

“陈神医,我是云州市立医院的罗院长!”

“我是程家家主,程海涛!”

“魏家代表魏子谋,请陈神医收下请帖……”

一名名老者自报家门,一位位记者满脸兴奋,几十根话筒几乎挤到了陈中亭的嘴唇边,“陈神医,我是云州晚报的特约记者,请您随便说几句,是用什么办法治好了傅先生的顽疾?”

“陈神医,这位是您的女儿吗?”有的记者实在挤不到陈中亭身前,转而把目标落到了陈小芸身上,举着话筒满脸兴奋:“陈小姐,您有没有继承陈神医的医术?请您简单说几句,陈神医的医术究竟有多么神奇?”

陈小芸受宠若惊!

从小到大,她做梦都没有想到,居然会有这么一天!

不到四十平方的疗养院病房,竟然来了这么多大家族的家主代表,还有那么多医院院长和媒体记者,简直是一窝蜂的冲过来,直接把她和爸爸捧上了天!

“你们来的太快了,我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陈小芸心头狂喜,又装出一脸羞涩:“父亲虽然医术精妙,但一向非常低调,没想到大家竟然这么热情!至于我自己,只是从父亲这里学了一点皮毛……”

陈中亭没有理睬这些记者,也没有理会各位院长和周围的家主,而是连连摆手:“大家让一让,少……陈贤侄,贤侄?”

没有陈贤侄,没有陈重!

早在众人到来之前,陈重已然离去,悄无声息,没有引起任何注意。

仅仅给陈中亭留下了一条短信。

“三百万诊金,速速转账!”

……

另一边,云州市内。

一辆出租车在街道风驰电掣!

“到账了!”陈重坐在副驾驶,紧紧盯着手机屏幕的转账信息,心头稍稍一松。

亭伯这次终于没有让自己再次失望,有了这笔钱,一切难题都可以迎刃而解,清依再也不必为此发愁,岳父也不会被医院驱逐!

大约十分钟后。

“妈!”陈重脚步飞快,甚至没有乘坐电梯,一口气冲上四楼,远远看着楼道走廊里的沈明玉和躺在地上的云臣林,声音喜悦难掩:“妈,我们有钱了,我这就去缴费……”

一边说着,一边作势就要转身。

“陈重!”沈明玉坐在地上,紧紧抱着丈夫的胳膊,忍不住一声哭喊:“你等等!”

陈重脚步一顿,满脸错愕:“妈?你……”

“你就没发现吗,清依没在!”沈明玉泣不成声,声音无比哽咽:“你早干什么去了,为什么这个时候才回来?晚了!清依委曲求全,为了给林哥治病,已经去了云州大酒店,是陈枫逼她去的……呜呜呜,陈枫不是个好东西,没安好心啊!”

什么?!

陈重心头剧震,两只拳头陡然握紧。

陈枫!

他该死!

“呜呜呜……”沈明玉泪水横流:“我听的一清二楚,陈枫在云州大酒店开了总统套房,房间号8818……陈重,我不想让清依受委屈,也不想让你爸在这儿活受罪,都怪我,都怪我!”

陈重牙关紧咬,一口钢牙近乎咬碎。

怒火中烧!

不是怒岳母,而是怒陈枫,怒自己,怒郭阳!

倘若郭阳没有偷走那张银行卡,又岂会发生这种事情,陈枫又岂会如此猖狂,清依又岂会对自己如此失望,以至于万念俱灰,不惜去祈求陈枫?!

“妈,不要慌!”陈重硬生生忍住给云清依打电话的冲动,语气尽量缓和:“我先去缴纳费用,让我爸住进病房,然后立刻去找清依,保证把她安然无恙的带回来!”

沈明玉又是摇头又是点头,哭的昏天黑地:“你不要跟我说,我什么都不想听,我只要清依好好的,你爸也要好好的。陈重,怎么办,到底怎么办啊!”

怎么办?

陈重猛地握拳,拔脚就往医院收费处狂奔,心底暗暗咬牙。

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

在云清依面前,自己的可信度已经降到最低点,打电话也好,直接找她也罢,恐怕都于事无补,只能让她更加绝望,甚至还会被陈枫无情嘲笑。而唯一的破局之人,只有亭伯!

“亭伯!”陈重脚步飞快,手上动作更快,迅速拨通了陈中亭的电话,“陈枫对清依图谋不轨,在云州大酒店开了房间,房间号8818!不管你现在有多忙,抓紧时间前往,立刻,马上!”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