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怒斩苍穹免费读全文 虞卒苏小安小说

2020-08-20 21:00

怒斩苍穹

推荐指数:10分

精选热书《怒斩苍穹》由知名作者九曜著作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虞卒苏小安,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天若欺我,斩碎就是……

《怒斩苍穹》 第十五章 冤家路窄 免费试读

“可惜还是没什么用,已经彻底损坏。”虞卒失望道。

“主人不必失望,我感觉这把刀里蕴含的龙威只是沉睡了,并未消散,或许我可以唤醒它。”黑烈道。

“哦?你有几成把握?”虞卒眼睛一亮。

“呃……”

黑烈声音变得吞吞吐吐,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是远古真龙后裔不假,不过我已经是真龙先祖传承数万代后裔,很多真龙之族都退化为蛇了,只有我亚龙一脉还有一丝龙威,这刀里面沉睡的龙威,远比我要纯净,我也没有多少把握。”

“无妨,你大可试一试,不成功也没关系。”虞卒知道,传说中龙族都是高傲的,血脉的纯净度非常重要,决定他们的地位。

“好,不过不能在这里,我必须变回本体才能发出龙威,这里恐怕沉受不住我威武的身躯,嘿嘿。”

虞卒明了,当即带着这把破刀走了出去,至于其他的兵器,虞卒没有取,拿了也没多大用处。

到了楼下,老者见了虞卒,笑着问道:“怎样?取到合适的兵器了吗?”

虞卒把手中破刀交给老者看了看,老者说道:“这把刀曾经或许不俗,现在已经破损已经全无用处,也难怪,这兵器阁二楼中没有特别好的兵器。”

说着,老者不知从哪里取出一柄寒光闪闪的战刀,递给虞卒道:“这是陪伴我多年的寒影,上品灵兵,送给你吧。”

“长老,如此贵重之物,我不能收。”虞卒推辞道。

虽然这灵兵在以前虞卒眼中,恐怕算不得什么,可是现在,一柄灵兵可是价值数十万上品灵石,何等珍贵,而且不是你想买就买得到的。

“叫你拿去就拿去,别扭扭捏捏像个姑娘。”老者假装不悦道。

虞卒也不好推辞,接过寒影,道谢离去。

离开兵器阁,虞卒离开了宗门,缙云宗处在荒莽山中,所以周围全是延绵大山,虞卒找了一处深山,让黑烈变回了本体,看看能不能修好破损战刀。

“轻点,别弄出大动静,否则引来缙云宗或者其他宗门强者,小心把你弄去炖汤喝。”虞卒笑着提醒道。

刚刚变成庞然大物的黑烈,正想戾鸣一声,舒展舒展筋骨,结果被虞卒这样一说顿时吓得不敢吭声。

虞卒祭出破刀,黑烈立刻吐出龙息,一股龙威将战刀紧紧包裹。

黑烈吐出的龙息,煞气极重,这一片山林,瞬间被腐蚀一片,冒出一股浓烈的黑烟,而且它只要稍微一动,地面就是一阵轰鸣声。

虞卒无奈,没办法,这巨身躯太大了,想不弄出动静都难。

那柄破刀在黑烈的龙息中变得通红,黑烈的龙威也在慢慢渗透其中。

这时异变突起,黑烈巨大的身躯一颤,连连后退,口中不断喷出腥味极重的鲜血,这片土地仿佛下了一场血雨一般。

虞卒也被这变化吓了一跳,黑烈怎么会受伤了?

“主人,里面蕴含的龙威好强大,我以下犯上,遭到了反噬。”黑烈痛苦道。

“黑烈,你没事吧?”虞卒十分关切道。

“都怪我,不应该让你尝试的。”

“没事的主人。”黑烈感动道,主人显然没把自己当成奴仆看待,“只是内府受到震荡,修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主人赶快洒些你的血在刀上,否则它若无主,那刀恐怕就会爆裂,龙威也会消散了。”

这一点虞卒显然也知道,他赶紧咬破手指,在刀上撒上鲜血。

那破刀在空中颤抖几下,便落在地上,隐约间虞卒听见几声空荡悠远的龙吟,似乎在不甘地咆哮着。

“成了!”虞卒心意一动,那刀就自动飞到了虞卒手中。

“不是附灵神兵?”虞卒微微诧异。

成为这刀的主人后,虞卒才感觉到,这刀并不是附灵神兵,也不是仙品神兵,他感觉到这刀来历非常不凡,只是现在仍未完全修复。

“不管了,现在这把刀虽然没有完全修复,可它比之兵器阁长老送给我的寒影,品级恐怕还要高一些。”

这么说,虞卒现在至少拥有两把上品灵兵了。

要知道,就算缙云宗长老级别的人物,也不一定拥有一把上品灵兵。

“过去看看,是不是那边传来的动静。”一阵嘈杂的声音响起,四五个身穿灰衣的青年男子出现在虞卒视野。

那几人见此地一片狼藉,满地鲜血,一人便走了过来,幸好黑烈受伤之后,早已便小,缩在了虞卒衣襟里,否则被这些人发现,恐怕就不好了。

“喂,小子,你可知这里发生了什么?我怎么感觉有凶兽在这里肆虐?”其中一人喝问道。

虞卒看着来人,这种灰色服饰他见过,正是那日在黑森林中,妄图抢夺他兽丹的金刀门弟子。

金刀门与缙云宗齐名,两宗相隔不足百里,此时虞卒正处在这两宗之间,可能是正好有金刀门弟子在附近,否则不会来得这么快。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也是恰好路过此地,听闻动静便上来看看。”虞卒说道。

“哼,小子,如果有什么发现,如实禀报知道吗?这可是我金刀门地盘。”那人显然也认出了虞卒缙云宗服饰装扮,高傲地道。

虞卒没有说话,不想理会这些人。

“好了你滚吧,在这里碍眼,你们几个去那边看看,好重的煞气,可能是凶蛇。”一名金刀门弟子喝道。

“等等,师兄你看,那小子手中的刀。”另一名弟子盯着虞卒手中的刀,贪婪地说道。

虞卒已经将破刀收起,手中提着的正是老者送他的灵兵寒影。

“寒光外露,莫不是一柄下品灵兵?”那名金刀门弟子眼前一亮。

金刀门主修刀道,自然认出虞卒手中战刀的不凡。

那名弟子随后,在另一名金刀门弟子耳边说了什么,另一名弟子阴霾一笑,走开了。

虞卒正欲离去的身形,被四名金刀门弟子挡住,“站住,这把灵兵,看起来有点像我们齐师兄的战刀,一定是他偷的,给我拿下。”

……

荒山的另一边,两名青年也感受到这里的异常,向这边走来,只是比一般弟子显得淡然许多,一边走还一边说着话。

“齐海,你这个废物,你就眼睁睁看着三弟被人砍了手臂?”

说话的是一高大青年,穿着淡黄劲装,腰间别着一柄大刀。

“大哥,我也是没办法,在缙云宗我不敢乱来啊,不像你在金刀门是重点培养的弟子,修为又那么高。”说话的正是缙云宗的齐海,那日被虞卒斩掉手臂齐鸣的二哥。

“对了大哥,你前些日子突破九阶,成功筑基,真是可喜可贺啊,从此家族中青年一辈再无人敢与大哥争锋了。”

“哼,你停留在凝气九阶巅峰已经三年了吧,赶紧加把劲。”高大青年用教训的口吻道。

这时一名灰衣弟子匆匆而来,道:“齐峰师兄,前面似乎有厉害的凶兽出现过,还望师兄过去查探。”

“知道了。”齐峰淡淡道。

那弟子又道:“齐师兄,我们在那里发现了一名缙云宗弟子,那人似乎来历不凡,手中竟然拿着一把灵兵战刀!”

“哦?我倒没听说过,缙云宗除了那三个天才弟子,还有谁会有灵品战刀。”齐海好奇道,因为他知道那三名天才弟子现在,正跟着宗主在很远的地方历练呢,不可能是他们其中一人。

齐峰倒没注意这些,只是听到灵品战刀时神色微变,心道:“正好缺一把好刀,竟然送上门来。”

齐峰兄弟来到异常之处,却发现几名金刀门弟子都死在那里,中间一个少年提着的战刀上,还沾染着血迹。

“虞卒!你这个杂碎,竟然是你!”齐海吼道。

“哟,真是冤家路窄啊,原来就是这个小混蛋废了三弟,还杀我金刀门弟子,小子你的死期到了。”齐峰寒声道。

虞卒看着眼前来人,也微微怔了一下,没想到会在这遇见齐海,看来今日一场恶战免不了了,因为他感觉到,齐海身边那人修为很深。

“大哥,让我结果了他,前些日子在宗门内不好下手,没想到这小子竟自动送上门来,在这里就算他死成渣也不会有人知道,哈哈。”齐海兴奋说道,前些日子眼见着三弟被人砍手,却不能报仇,他早就憋了一肚子气。

“你小心点,这小子手中有上品灵兵!”齐峰提醒道。

“上品灵兵?你这杂碎那里偷来的?正好取来献给大哥。”齐海笑意更浓了,今天本是听说在进到们的大哥齐峰,成功筑基前来祝贺,正好没有拿得出手的贺礼。

“杂碎,我要砍断你的手脚,把你半埋在土里,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齐海说着,冲向虞卒。

他很清楚虞卒的实力,不过凝聚三、四阶,就算加上手中灵兵,撑死不过五阶,根本没什么好在意的。

虞卒并没有立刻运起幽冥步躲避,出其不意这一举动,因为他感受到那高大男子齐峰气息很强,已经不是凝气境的人能拥有的气息了,很可能是筑基期。

幽冥步虽然厉害,可是在筑基境修士面前,虞卒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不被对方捕捉,所以现在不能露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