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景天梁嘉文最新篇章 校花的贴身黑猫全本

2020-08-20 18:01

校花的贴身黑猫

推荐指数:10分

校花的贴身黑猫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景天梁嘉文,由兰斯洛特月编写的都市小说,目前已完结。“美女,你Bra带掉了!”“美女,你哪里都不错,不过胸前是硬伤!”订婚宴上,他摆着一副欠揍的表情,当着所有宾客对未婚妻说道。然后又非常强硬的强吻未婚妻。到学校上学,还扬言要像泡茶一样,把所有校花给泡了…

《校花的贴身黑猫》 第九章 神同步 免费试读

“哎!你听不懂人话吗?我不是杀人犯,还不赶紧把我给放了,墨迹什么呢,真是的。”景天坐在审讯室,非常不爽的和对面的警花说道,你说咋就这么倒霉呢,不就参加订婚宴吗,净遇到一堆破事。

警花就像没听见景天说话一样,冷冷的看着他,“少废话,有那个杀人犯会和警察说自己是杀人犯,我说得对不?杀人犯先生。”

这警花脑袋估计不好使,在现场勘察那么久,然后一口咬定景天是杀人犯,以她多年办案经验,绝对能够得出,他杀人后将夜视仪带到死者身上,从而洗脱自己罪名。

不过,很可惜,宴会上灯光再次亮起,有宾客发现死人,所以景天没办法逃走只好留下。

“所以说,你就是杀人凶手,你不想订婚所以杀害自己未婚妻,对不对。”重重的拍了拍桌子,警花厉声喝道。

有时候,审问不是说声音大就有用的,这声音留在床上估计就不错,应该非常悦耳,警花要是知道景天想什么,还不得分分钟被气死。

“我很好奇,你怎么当的警察,就你这水平,真好奇你走那个后门。”在警花凹凸有致的身材上来回看了眼,目光最后落在脖子已下微露出来的一片雪白上,景天嘲笑道。

被人说走后门,警花怎可能不生气,最重要的是,这该死的,还用色迷迷的眼神看被警服挤出来,有些***的那片雪白上。警花将衣领立了立,试图挡住不让景天看,自己这里是大不假,也不至于看得目不转睛啊。

“看够了没,色狼。要不脱下来让你看个够?”立了立衣领,警花发现景天视若无睹的继续盯着看,气恼不已的道,发现自己似乎冲动过头说错话,连忙捂着樱桃小嘴,就连面色也是有些微红。

警花忽然心惊,怎么了这是,自己脾气火爆不假,但也不至于说出这样的话来,肯定是这该死的小子用了什么奇怪的能力,一定是这样!

旁边聆听的男警员,知道警花脾气火爆,不知道她口直心快成这样,人家不就是看看你嘛,也不至于说***让人看个够,这把警局兄弟放哪里去?有好东西当然是先赏自己人再给外人。

好像想得有点多了,男警员yy完,继续听警花审问这少年,可问题是,这少年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怎么询问也是无果,还有就是景天好像是涉嫌杀人,所以被请回来协助调查而已。

“没看够你是不是脱了衣服让我看个够?”景天不知啥时候解开手扣,用食指转动着手扣,一手掏着耳朵,摆出一副轻佻的样子,抬起眼皮向警花邪笑道:“说起来还真没看过警花,搞得心里有些痒痒的。警花美女,把你同事请出去,要不咱们做些有趣的事可好?”

“这是审讯呢!摆好你的姿态,知不知道调戏警员是大罪,想要罪加一等吗?”警员把手上的记录本在桌子上拍了拍,见景天把玩着手铐,立马惊讶不已:“***,你是怎么解的手铐,没钥匙没可能打得开的啊,真尼玛不科学,难道你是魔术师?”

什么魔术师呢,不就是区区一手铐有多大不了的,景天很鄙视的看了警员一眼,懒得搭理他,还不等警花美女说话,景天就像查家底似的,口若悬河道:“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有男朋友不,介意男朋友比自己小不,受泡不受?不立即答应也没关系,我们可以从朋友做起,咱们就别谈案情了,干脆直接谈情好了,你认为怎样!”

警花被问的哑口无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有一个很帅的嫌疑犯在审讯室给说要泡自己,真的不是拍电视剧吗?这简直是千古奇闻啊!

霍青青摸着发红的俏脸,害羞的有些扭捏起来,难道自己就这么吸引人?就连嫌疑犯也被自己的美貌给迷倒了?

“你…我…叫霍青青,今年二十二岁,是刑警大队副队长,暂时,暂时还没男朋友!我不介意年纪小一点的男生,只要不幼稚,对我好就行。”霍青青话音刚落,警员以为她不会回答,没想她回答得干净利落,最后重要的是还露出羞怯的样子,吓得警员差点两眼一黑裁倒在地。

景天非常入戏,露出深情款款的样子看着霍青青,而且还抓起她的手,那神情的样子让警员身鸡皮疙快要掉一地,警员擦了擦雪亮的眼睛,就听见天涯非常温柔的声线。

“青青,自从看你第一眼,我就被你英气飒飒的样子给迷上!我自以为没机会将心里难以抑制的感情向你一一细诉,听到你审问我时,我那将要死去的心因为你再次跳动,跳得非常激烈…”景天从来没有对女生说过这么呕心的话,别说警员受不了,就他自己也难受得打了个寒颤。

霍青青从迷离中反应过来,有些害羞的问道:“接着下来呢?”

“我现在想和你约会,不知你意下如何?”景天轻轻拨了下额前的碎发,还特意向霍青青眨眼放电,如果不是太闷的话景天绝对不会闲着蛋疼调戏女警花。

不过,景天说的这些好像就要成功,他伸过手搂住霍青青的脖子,完全无视警员的存在,霍青青哪里有经历过这些,哪怕她是警察,说到底她还是个女孩子,被景天忽然搂住还要亲吻自己,整个人一下子呆住,不知给什么反应,索性任由他摆布。

见霍青青就快要被吻上,警员在桌子下狠狠捏了把霍青青的手臂,疼痛一下子让她反应过来,眼神哪里还有半点柔情,简直能够喷出火。这家伙当着同事的脸调戏自己,事情传出去后面子往哪里搁。

“不但涉嫌杀人还企图在警局调戏警察,真是不知死活。”霍青青抓住景天搭在她肩膀上的手臂,从椅子上起来往前踏上两步,把手臂反扭在景天身后,有些愤怒的说道。

“现在我问你答,你叫什么名字?”霍青青对景天怨恨不已,你不是让姑奶奶丢脸吗,我就让你受些苦楚,让你知道调戏姑奶奶有什么后果。

把景天扭在背后着的手臂往上一台,景天感到霍青青来真的,哪里还呆得住,知道要将自己手臂弄脱臼,接下来的一幕让警员目瞪口呆,警员看见景天被扭着的手狠狠抓在霍青青胸前。

真尼玛柔软,景天也是误打误撞,感到手臂上被一团柔软的东西紧贴着,为了让她放弃,没办法之下只好突施奇招,抓在霍青青胸前。

“啊…”感到胸部被捏得有些疼痛,霍青青忽然惊叫一声,低下头看向胸部,发现景天的手不偏不倚搭在自己胸前,将景天松开后,霍青青连退两步,眼角甚至有些晶莹剔透泪水流出,咬着嘴唇,羞怒不已的盯着景天。

“混蛋,色狼,我不会放过你…”霍青青咆哮的声音在审讯室响起,这该死的当着同事的面狠狠抓自己胸部,叫她如何忍受?不把景天撕开两边也难以消气。

景天甩了甩有些疼痛的手臂,在爪子上闻了把,“啧啧,手上还留着青青的体香,真香,香得我都不想洗手了。”

“我要杀了你!”以霍青青的脾气怎可能忍得住,重重地跺了跺脚,就往景天冲过去,踏出第一步等霍青青反应过来,景天已经站在面前,吓得她站不稳往后倒,倒下的同时顺势把景天拉着。

砰砰!

顿时响起两声,一声是开门声,一声是倒地声。站在门外的两人刚打开门就看见景天把霍青青压在身下,亲吻着,身穿白色晚礼服裙子站在门前的少女看见这一幕后,脸上哪里还有半点担忧之色,当即阴沉下来,转身就走。

“景天,已经证明你是无辜的了,你未婚妻来接你…”带梁嘉文前来的警员见到地上这一幕,愣是说不出接下来的话,霍青青当着同事的面和景家大少爷在地上,大新闻,绝对大新闻。

听得前来的警员说自己无辜,最重要的是未婚妻也来了,景天很利索的从霍青青身上起来抬起脚步追去,在门外并没有看到梁嘉文的身影,心知出事了,打开门的同时她肯定看到自己和警花亲吻的一幕,这尼玛简直神同步!

当景天离开审讯室不久,里面便传出一声大叫:“景天,我和你势不两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