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我是垃圾站站长

2020-08-20 12:04

第七章去而复返

正当白一然沉思之际隐约察觉不对劲,聚灵丹同时提升了他的敏锐度,那群杀手似乎没有真的撤退。

目光所及之处,有几道身影隐藏身形正在悄然接近。

呵,还真是贼心不死啊,白一然佯装药效已过,故意卖出破绽,就等他们靠近了。

杀手头目看着气息散乱的白一然,心中暗道:借用丹药**身体极限,小道尔。

正当杀手头目悄然距离白一然两米距离的时候,一道凌厉的目光扫了过来,同时白一然身上的灵气骤然聚拢,甚至有些实体化!

什么!居然被发现了,杀手头目觉得很是不解,自己的隐身之法已经练到高深境界,居然会被一个凡人看破。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隐藏身形的杀手头目有一瞬间的愣神,不是说这人是个凡人吗?此刻他身上表现出来的灵气可不是一个凡人该有的,头目握紧了手里的短刃,刚才眼中的敌意和不屑渐渐变成谨慎和疑惑。

他向其他几个黑衣人摆了几个手势,似乎是什么暗语,几个人迅速移动位置,站在白一然不同的方向,同时举起手中的刀,看起来他们是要摆什么阵法。

白一然的心里其实也很紧张,他接受这个工作时间并不是很久,虽然能够抽夺别人的修为供自己使用,但是一直以来都是一些小打小闹,真正的大战还并未经历过,虽然身上的修为增进了不少,但白一然的手心依旧攥满了汗。

这时,杀手头目突然暴喝一声,几个黑衣人同时跳了起来,他们把刀尖都朝着白一然头顶正中的位置砸下去,而且似乎是把修为灌注到了刀上,刀尖隐隐闪着蓝色的光芒。

刀锋转瞬即到,白一然应对不及,几把刀狠狠的砸向了自己的护罩,发出了巨大的声响,他瞬间觉得体内灵气被震得散了,四处乱撞,撞得自己都有些头晕目眩,险些站不稳。

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自己好不容易炼出了丹药,增强了灵气,若是这时候就没了小命,可实在是太亏了。

白一然看了看他们的武器,稳了稳心神,控制住体内的灵气,负手一挥,灵气变化成了一些丝线的模样,随着白一然的控制,凌空飞起,对着挥舞来的唐刀缠了上去。

黑衣人手里的刀顿时就被白一然控制了,因为灵气过于强大,黑衣人想要夺回唐刀,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只有杀手头目的刀,在被缠住之前险险的躲开了,现在他正用自己的刀去砍其他刀上的灵气,只是收效甚微。

白一然这时又躲在坚固的护罩里,一时之间拿他还真没办法。

再僵持下去,就会引起骚动,不远处似乎也传来了人声。

杀手头目十分不甘心的吹了个口哨,所有的黑衣人像一股烟一样,同时没了踪影。

解除了危机的白一然,一**坐在地上,空中被灵气缠绕的唐刀也哗啦哗啦的掉在了地上。

四处观察了一阵,看来这次那些黑衣人是真的撤退了。

白一然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甩了甩有些酸痛的胳膊,体内的灵气似乎一点点的消失了,看来是药丸的效力要过去了。

他心里想着,刚才的那些招式可都是自己咬牙硬撑的,要是再坚持一小会,突然没了灵气,没准自己就被他们砍成好几半了。

后怕的拍了拍自己的心口,他想着,短时间内那些人应该不会再回来,他打算抓紧继续搜集药材,炼制丹药。

这样一来可以缓和自己的经济问题,二来刚才也见识到了药丸的威力,有了更厉害的丹药,就能保护好自己和妹妹的安全,也能做更多的事。

……

中午的时候,白一然给白芊芊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白芊芊很爱吃鱼,吃得喜笑颜开,连着打了几个饱嗝。

白一然一脸溺爱的拍拍她的头,和她一起收拾桌子,心里感叹这才是该有的日常。

随后白芊芊去了图书馆学习,白一然想起那把唐刀来,刚才回家的时候,他趁白芊芊不注意,把唐刀塞在了自己的床下,现在拿出来仔细端详着。

刀身的材质像是某种金属,却不是地球上的钢铁之类,摸起来手感很光滑,还有些凉凉的,刀柄是黑色的,有一些暗刻的花纹,总体看起来款式简单,却很高级的样子。

尤其是刀身似乎被使用者灌注了灵气,整个刀身散发出淡淡的蓝色光芒,白一然心中一动,是不是可以通过这些灵气来查探到底是什么人对自己不利?

自己现在虽然是神职,也接触了很多各界大佬,但是对整个万界的细节还是知之甚少,又不能总因为一些小问题总去麻烦诸天这位大神,看来还是要去找浩然尊者一趟,顺便还可以问问他炼药的事情。

浩然尊者庭院。

白一然此时站在了浩然尊者的面前,把这个老头子吓了一大跳,感觉自己每次见到这位站长都没有什么好事,不过还是要陪着笑脸的,毕竟他是诸天的使者,惹火了总归没什么好处。

白一然之前虽然也来过浩然尊者这里,但是都是为了正事,粗粗的略过就走,没有仔细的观看过尊者的住处。

如今仔细观察下来,浩然尊者这个老头倒是蛮会享受的,外面院子里的盆栽摆设是用心设计过的,能够很好的装饰院子,还不遮挡阳光,更不阻碍行走,里面也是精心设计,甚至还有一个小温泉,周围被松树挡住了,方便又安全。

白一然用揶揄的眼光看了看老头,浩然尊者只能干笑两声,接着他们走进了客厅,客厅也是十分宽敞明亮,里面的家具也都是很讲究的,并且价值不菲,看来这个老头还是很有钱的嘛。

白一然不急着坐下,看看这里,看看那里,看什么都觉得新鲜,最终在客厅的一个角落发现了一个小门。

“这是通向哪里的?”

“那是老夫的药庐而已。”

药庐?白一然听到这话,眼睛突然一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