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梨花落尽

2020-08-20 06:03

江梨白的喉咙扯出了血来,嘴里一片腥甜。

此刻她的喉咙有多痛,心就有多疼。

她跌跌撞撞地下台,撞上经纪人沈默修不明意味的视线,喉咙涩然。

她想说对不起,辜负了你的期望,可是她再也扯不出一丝声音了。

眼泪止不住的滑落,身后一只大手将她一把搂入怀中。

“丢人现眼够了?”

裴商墨不留余力地嘲讽声。

江梨白眼里一片空无。

接着,她直接被裴商墨拽上车。

回家的路上.

裴商墨心情特别好,他故意将新星歌手比赛的现场重播打开。

“新晋女歌手江梨白在演唱歌曲《煎熬》时忽然失声,惨遭车祸现场,后半场宛如鬼哭狼嚎……”

两行清泪顺着江梨白的眼眶缓缓落下,她全身都在颤抖。

他是多喜欢伤害自己,才会在自己被骂的体无完肤后,还要再羞辱她一遍。

裴商墨见她哭,剑眉一皱:“早就说了你不适合这个行业,如今长教训了?”

江梨白听他说话,深深地望着他。

她不明白他长得英俊斯文,可心为何那么狠?

他为了夏琳娜能赢,不惜毁了她的嗓子。

裴商墨被江梨白看的不舒服,加快了车速。

很快,两人便到了家。

进门前,裴商墨忽然抓住她的手:“昨晚你是在哪儿住的?”

江梨白一脸冷漠,将他的手掰开,推开房门进去。

屋内刺鼻的香水味,让她的喉咙更加的疼。

裴商墨见她又不回话,眼眸顿时凉了下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沈默修那点勾当?”

江梨白顿住了脚步,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裴商墨再次伸出手,一个大力将她摔在沙发上:“下个台还和他含情脉脉,你个有夫之妇,还真不知羞耻!”

江梨白脑海炸疼,接着就感觉到他如山的身体压在了自己身上。

衣服撕裂的声音,江梨白奋力挣扎着,她恨他!!

裴商墨很少看她拒绝自己,一想到比赛现场,江梨白和沈默修那登对的样子,越发的粗暴。

“沈默修可以碰,我做为你的丈夫怎么不能碰?”

他死死地摁住了江梨白的双手,一遍遍的羞辱着她。

江梨白眼底晦暗一片,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停了下来。

将一瓶药递到她的面前:“把药吃了。”

江梨白颤抖地接过药,下一秒当着裴商墨的面前,狠狠地扔在了地上。

他知不知道,因为这个药,她患了病,她的耳朵以后可能都听不见了。

裴商墨看着她的举动,眼底顿时升起了熊熊烈火:“你找不痛快是吧?”

语罢,他捡起药瓶打开,一手抓着江梨白的头发,一手掰开她的嘴将药瓶对准她的嘴灌了进去

推荐阅读: